首頁 | 現代詩 | 舊體詩 | 散文詩 | 歌詞 | 詩賽 | 詩譯 | 小說 | 故事 | 雜文 | 散文 | 劇本 | 日記 | 童話 | 文評 | 詩論 | 留言
作者檢索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小說 您現在的位置: 網絡詩歌 >> 小說 >> 正文
玻璃門后面的女郎
類別:小說 作者:晏朝遠 日期:2019/6/17 字體: 】 閱讀:
編者按:作品講述了一個女性走入歧途的經歷,是因緣巧合讓她重新認識了自己,再次勇敢地步入了社會,肩負起自身的責任,演繹了一個令人感人的故事.歡迎來稿,感謝分享,問好作者,期待更多佳作.
這是一間極為狹窄的屋子。門前的迷彩燈擠眉眨眼地閃著。
街上,南腔北調的人們去的去來的來,根本不在乎誰是誰的誰。
玻璃門后面,粉紅微暗的燈光象朦朧的月色,把幾個光著膀子的女郎掩襯得若形若現,分外妖冶,特別的撩人。
此時也是中夜時分。酒足飯飽的男人們一個個紅著臉從收銀臺的門縫里鉆了出來,揚起手機咿咿呀呀地敷衍老婆幾句,便一頭扎進眼花繚亂的角落,繼續消遣著余心未了的刺激。
玻璃門后面的女郎桃花依舊,擺弄出各式各樣的姿態,橫七豎八地倒靠沙發上,靜靜地等候著那些無聊男人的到來。
不多久,玻璃門外面進來一胖一瘦的中年男子,全身上下筆挺透直,卻有一股濃烈的燒酒味,入眼就知道是剛從餐桌上瘋狂下來的散兵游勇。
“你們老板呢?”胖子問。
“出去了”。說話的是一位秀質蘭馨的姑娘,滿臉木無表情。
胖子是個老江湖,也不再多問,一屁股篩在沙發上,順勢端起塑料水杯,兩個眼珠子在姑娘們身上賊溜溜地滾動。
“你來”。胖子招了招手。
那高窕美女心領神會,便尾隨他的身后半聲不吭地往內屋走去。
瘦子好象是第一次來,從進門到現在始終沒有說話,只反反復復的瀏覽“洗頭”、“保健”、“燙染”……之類的廣告字幕獨自玩賞,全然不理會姑娘們此時的心態。
“要高興不嘛,哥哥”。蘭馨女郎主動地與他的勾搭。
他回過頭來,這淑女正沖著他嫣然地笑呢。
“你朋友上去了呢,你也找個妹子玩噻”。 蘭馨女郎直接地說,手指向各位姑娘又介紹自己,“這些——包括我,看上哪個都行”。
而姑娘們卻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,面部表情淡漠冰冷,猜不透她們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此時瘦子才開始注意起屋里的一切來?赡苁怯捎诰凭淖饔冒,他的眼神從姑娘們的大腿一直掃描到低胸,滿腦子七上八下的想象……每個姑娘的一舉一行都把他勾魂得心動。
蘭馨女郎似乎猜透瘦子的心事,旁敲側擊地說,“快餐100,包夜300,哥哥,你看如何?”
“哪樣快餐?”瘦子問。
“就是睡了就走人噻”。
“原來如此!”瘦子覺得有點搞笑,茶余飯后與同事們海侃時還自稱上通天文、下知地理的呢——狗屁!一知半解!嗨!管他媽三七二十一,既然來了還是先享受一番再說吧。轉而又想:如果老婆曉得了咋辦呢?……萬一同事們……萬一老婆破瘋煞癩的……萬一被公安逮著……只聽得妻子高聲大氣的喊:你雜種還反天了哈——耳門“嗡”的一聲砸響——嚇得滿身抖顫,連辨解的語氣也細微了。
“不行,我得趕快離開這里”瘦子對自己說。
剛要起步,卻見一中年婦女笑咪咪地推進門來,手上掛滿大包小包的混混雜雜的東西,東西還沒放下就嗲聲嗲氣的叫道:“妹兒們,宵夜嘍!我請客!”。那媚態,不亞于這些狩獵的姑娘們。
看上去,中年婦女是一個飽經風霜的女人,翻飛的杏眼習慣性地與瘦子對眸而過,隨即嗲聲嗲氣地說道,“你們啷個不陪好這位哥哥咹!”
“他不做”。有人細聲細氣地說。
“哥哥,去嘛,你可能是第一次來哈,我們這里的妹子可以的,床上功夫好得很啊”,中年女人誘惑地說,“男人不壞,女人不愛嘛,嘗哈新鮮噻”。又眼向在坐的姑娘,“你們哪個去陪哥哥噻”。
姑娘們沒有動的意思,都知道這是老板娘的客套話。
這時,瘦子開始猶豫起來。姑娘們更是扭起屁股在他面前晃來晃去,似乎在有意地挑逗著他。瘦子心想:“反正已經進來了,就算沒干事也倒進黃河洗不清了,何況那狗日的胖子嘴松得很,到時還要說老子太狗屎了呢!回家不亂說,老婆曉得個球!先看看去!”
“這價不能少了嗎?”瘦子試探地問。
“不能少了,哪里都一樣,你曉得的噻,我們的生意也不好做喲”,中年婦女咪起杏眼,“你看哪個行嘛”。
“剛才同我說話的那個”。
“先給錢噻”,中年婦女說,“這是規矩,妹兒,好好的陪哥哥哈!”
蘭馨女郎懶洋洋地站了起來。
瘦子被蘭馨女郎帶上二樓,二樓的過道上擺放著幾具簡易的按摩器材,全都布滿灰塵,顯然已經閑置過久。樓道的左側是黃金分割的秀氣包間,保力板當墻,占地面積不到五平方米,入眼一片狼藉,床鋪上還散發著余熱,暗紅的燈光恰好對應毫無遮掩的胴體。
瘦子剛坐上床頭,蘭馨女郎便迫不及待地脫下胸衣,現出海綿般的乳峰來,嘴一努,“脫噻”。那情態,仿佛瘦子就是她男人似的。
瘦子沒有理會,機警地的環掃著屋里的一切。
幾分鐘過后,樓道外面噼哩叭啦地傳來紊亂的腳步聲,他們小聲噓嘻地迅速抵達了指定位置。夜,沉默的靜。
不一會,保力板隔壁哼起女人斷斷續續的裝模作樣的呻吟來,這呻吟在本來就狹小的空間里轉來轉去,肉癢得讓人難受。
“你哪里的”。瘦子問。
“四川的”。
“來多久了嘛”。
“半年多了”。
“要做不?”蘭馨女郎催促道。
“一般多長時間嘛”。瘦子又問。
“按規定半個小時左右吧”, 蘭馨女郎莞爾一笑,“你也一樣,應該不會有那樣的能耐噻,要做就快點!”。
“我不做了”。瘦子突然說。
“啷個嘛,你給了錢的噻,你這嫖兒伯還有點神經呢!”。 蘭馨女郎似乎有些生氣,說話間把脫掉的褲子重新穿上,準備走出門去。
瘦子想了想,“這樣吧,我再給你100,陪我一個小時行不?”
“陪哪樣?”蘭馨女郎微露慍容,“不要以為給了錢想啷個做就啷個哈!你們這些男人個個都是卵球……”
“不是,想聽聽你的故事”,瘦子解釋道,“我真的不想做!彼话l奇想,準備寫一篇關于紅燈區的作品。
 “聽哪方面的”,蘭馨女郎不耐煩地說,“無聊!我還要陪下邊的客人呢!”
“哪方面的都行”,瘦子說,“你不是說我給了錢的噻!
蘭馨女郎顯得很無奈,她想:瘦子說的也是道理,管他呢,就當是陪玩耍吧。
其實,蘭馨女郎不愿意自己的遭遇給別人知道。
蘭馨女郎懨懨地低下了頭,看情形象是在作艱難的抉擇。
“好嘛”,蘭馨女郎深深地嘆口氣,“就給你說哈我的經歷,該可以了噻”。
瘦子呵呵地點了點頭。
“我家就在望龍坡的山溝里,離鄉里有20多里路。我們那地方的人很窮,不經常與外邊的人來往,思想封建得很。我家雖說條件不是太好,但因為常常去街上買點小東西賣,日子還過得去,在當地也算是富人了,因此我們姊妹成了鄉里鄉親羨慕的對象。八歲那年,我父親突然得了一場怪病,不多久就撒手離開了我們。這時我們家再也沒有積蓄,母親只得拖著我們姐妹三人艱難地支撐著,日子一天比一天地清淡。盡管家境每況愈下,母親卻從不因為心情煩躁打罵我們,她的臉經常都是笑咪咪的。逢年過節的時候,她總是想方設法地買些小東西哄我們,看到妹妹們高興了,她說:今年不算哈,明年嘛,給你們一人一件新衣服。兩個妹妹天真地笑了,我也在笑”。
說到這里,蘭馨女郎也不自覺地笑了起來。
“因為我在大”, 蘭馨女郎繼續說,“多少能體諒到母親當時的心情。妹妹們不懂事,笑在臉上,笑在心里,我卻笑在臉上,想在心頭。我知道母親是打腫臉充胖子,不想讓我們難過,我曾幾次看見她背著我們去鄰居家借柴米,看見她偷偷點數從附近工地上打臨工得來的錢,滿臉很是疲勞。母親最大的愛好是一個人靜靜的坐,聽田頭的青蛙嘰嘰呱呱地吵。有時,月亮快下山了,她仍然一個人坐著,平靜得象這夜一樣,沒有憂傷,沒有喜悅。有時,我忍不住坐在她旁邊,她不說話,我卻被夜靜得想流淚。不過我心想:管她呢,就當是陪她老人家散散心吧,肯定她正惦記著爸爸呢。有時,她的態度似乎有些改變,偶爾還同我拉點家常什么的,但有時她也會一反常態,生氣地說:幺,快去睡了嘛,明天還要讀書噻”,我只好隨她的心意倒在床上假裝睡覺。
蘭馨女郎若有所思地噓了口氣。
這時,蘭馨女郎的手機響了……“老板娘電話”。她說,“喂——他加鐘點了!——嗯——好——我馬上下來”。
“你等我哈,我給老板娘說一聲”。 蘭馨女郎風風火火的往樓下跑去。
不一會兒,蘭馨女郎拉開保力板門鉆了進來,好象有些不高興,又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:“我造,這些老板心黑得很!”
“好了,搞定了,我們繼續吧”。蘭馨女郎又坐回床上。
“高三那年,我母親患膽囊炎住,做了手術。這年,我面臨兩大損失,一是母親從此不能正常勞動,二是因為照看母親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。亂糟糟的家庭使我無心再補習。我決定出門打工,決定找點錢把原來的小本生意做起,供兩個妹妹上學。于是我約了我的同學一起去了深圳。找到工作后,我在廠上白天黑夜拼命的加班,月底領到的工資除了生活費用,剩余的全部都寄回家里。母親知道我的意思,害怕我身體不好,就傳書帶信的哄我說:家里自產自銷呢,又不缺哪樣,過得去就行了噻,還是存點錢做嫁妝嘛,你成家立業了,我就踏實了噻。但,我沒有照她說的辦!
“打工期間,我結識了一個老鄉男友,城里人,為人忠厚,辦事實在,很快我們就成了無所不談的知已。城市是我從小向往的地方,我抓住機會搖身一變成了他志在必得的戀人。從此,我們的關系發展到難以割舍的地步。我不在他身邊的時候,他總是隔三差五的打來電話,噓寒問暖,向我表白說想我想得快要瘋了,干脆我們結婚吧如此等等……我笑了笑,不干!其實我內心真的早想成家了,只是沒表露而已。有天夜里,他約我去公園散步,我們象往常一樣并排坐下,笑談著重復了一萬遍的話題。突然,他一把抱住我,將我按倒地上,我的心撲撲的跳動,本能的掙扎但全身癱軟無力,我屈服了,任由他擺弄著………這以后,我們定下了廝守終身的計劃。
“我們在一起打拼了三年,回到他家的那個城市,在眾親友的慫恿下,手牽手地走進了婚姻殿堂,做起了百貨生意,日復一日,日子過得紅紅火火。第二年秋天,我們有了孩子,我只能在家里照看買賣,做些家庭主婦該做的事情,他每天進進出出的,購貨銷貨,雖然勞累,卻把生意做得越來越大,小兩口生活也過得越來越充實。每次回到老家,母親都高興得不得了,抱上孫子去這家那家的炫耀。
“可是好景不長,我男人在外面不知交了哪些孤朋狗友,愛上了毒品,成了隱君子,成天昏昏噩噩的,人沒精神了,做事也不踏實了,小本生意賺的錢也一天天地被他敗得精光,我們開始吵打,情感漸漸走近了危殆的邊沿。而為了他,我請客送禮托人戒毒盼他早日歸來,為了他,我跪地懇求唯愿他洗心革面,為了他,我試圖離婚給以威脅……反正能用的招術都用盡了,就是無濟于事。從戒毒所回來的幾天還好,大家能過上一段舒心的日子,過不了多久,他老毛病又犯了,他向我寫的保證一大堆,根本不管用。我知道,他想戒,但控制不住自己,干脆就破罐子破摔,索性我行我素。我心灰意冷,萬般無奈之下選擇了離家出走”。
說到這里,蘭馨女郎已是眼含淚花,看得出,她的心無比的痛。
“我不想將真實情況告訴母親,讓她難過”,蘭馨女郎露出一絲苦笑,“就瞎編一個在外邊發展的假像讓母親死心塌地呆在家里,每月匯出一定數量的錢打在她帳戶上,繼續供兩個妹妹上大學。二妹去年畢業,但還沒找到工作,三妹剛讀大一。我的處境不說你也知道。我想,等她們出頭了,我也就了確心愿了。在外漂泊這幾年,我經歷著別人難以承受的磨難,嘗試了找上頓無下頓的凄苦,還想方設法的維系兩個家庭,你說,我累不累?”
“半年前,我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進了這個行道,內心話,我億萬個不愿意,可沒辦法,打工工資低,做生意沒本錢,食者生存嘛!”
蘭馨女郎再一次苦笑。
“這行道骯臟得狠,在這里,我看透了男人們靈魂象尸體一樣的腐臭,看透了燈紅酒綠的人們的虛偽表真,更看透胭脂妹妹的順從和脆弱。有的男人白天是人晚上是鬼,無聊了就來這地方鬼混,來的目的不外乎是發泄,他們仗勢幾個吊命錢根本不把你當回事。多少有點含養的呢說幾句人話,而大多數的男人沒教養,他們常常頤指氣使,想咋個就咋個,看他翕皮裂嘴的熊樣,簡直就想吐。不過惡心歸惡心,你還得做,有了錢才會得到你想要的東西嘛。我不象同行的姐妹找完花光,除了維系家庭,我還想做點別的事情,你說是不是?這里的老板摳得很,只要你能為她找錢,根本不管你死活,成天把你看得死死的,去街上買點小東西也要限時間,你說破煩不破煩!但話說回來,這也是我們這行的命,哪個叫你賤呢?”………
蘭馨女郎講完自己的的故事,心里好象輕松了很多。
瘦子象痛了一場大病變得越顯憔悴起來。幾次話到嘴邊卻悄悄咽下。
夜,出奇的靜,靜得讓人想發酒瘋。
“不想改行嗎?”瘦子終于打破夜的靜。
“能改行嗎?”蘭馨女郎反問,語氣有些苦澀。
“長期這樣下去能到老嗎?”過一會兒,瘦子自言自語地說。
“唉——”蘭馨女郎本能的嘆了口氣。
“你想哪樣?”瘦子問。
“在想他們,也想我自己”。 蘭馨女郎回答說。
“沒想過重新組建家庭嗎?”
“不!”蘭馨女郎有些激動,“我不能離開他,還有我的女兒,也不想讓母親遺憾終身,除非他死了”。
“這同死了的有啥區別呢?”。 瘦子好象也很激動。
“那是兩回事!”
兩人你來我往,接二連三的爭執,竟不知為什么爭執,爭執是為了什么,最后,兩人都不約而同地笑了。
“好了,”蘭馨女郎高興地說,“不說了,你還是履行你的職責吧!”
“什么職責?”瘦子不解地問。
“憨包,你來做啥子的嘛”,蘭馨女郎詭譎地說,“該給你的我還是要給的噻,你不象那些嫖兒伯,有點神經,倒是個正人君子”。說罷,將小臉貼近瘦子的肩上。
玻璃門外面,路燈逐漸暗淡下來,瘦子頂著灰白的亮光亦步亦趨地往家里走去。
“昨晚到哪里鬼混來嘛!”剛進臥室時妻子便慍色地問。
“陪朋友打麻將”。
“笑話!你哪哈打過麻將咹!你給老子裝倒嘛”。妻子不再說話,轉身背對著瘦子呼呼大睡。不知她是真的睡著呢還是燜起生氣。
第二年秋天,瘦子收到一則QQ留言:
大哥:你可能不知我是誰吧。但我要說:感謝你給予我那個難忘的夜晚,給予我一次釋放人生遭遇和痛苦的機會,讓我從此改變了自己對人們的看法。你知道嗎?沒遇到你之前,我有話沒處說,說話沒人聽,表面上開心假笑,暗地里卻傷心徘徊,有時還產生了一死百了的念頭。你知道嗎?當你走進玻璃門時,你給我很好的印象,當你面對誘惑猶豫不決時,我還真的不想讓你爬上那梯是人是鬼都踩過的樓道呢,當你指名道姓的要我陪你時,我既激動又害怕,當你要求我說我的故事時,我的內心卻劇烈掙扎,懷疑你是不是在戲弄我。當時我想,管他呢,就當是放屁吧。沒想到你還認認真真的聽了,當時我真的感到很滿足。后來我把你當成知已,為了讓你聽我的故事,我多加了老板娘100元,謊說你是包夜,你說,好笑不好笑?說完故事倒在你懷里的時候,我覺得心情平靜多了。你是個君子,是你在我左右為難的時候提醒了我,讓我在現實的十字路口選擇了面對親友和家人。你走后的當月,我結了工資便匆匆忙忙地回到他的身邊,那時他也病入膏肓,整過身體形同朽木,痛悔的表情難以言表。短短的時間里,我陪他笑,陪他哭,用女人天性的溫暖陪他走完了最后的路,F在,我沒什么顧慮了,為了母親,為了女兒,只求找個好男人有個好歸宿,重新做起小本生意,不圖大起大落,能安安穩穩的過下半輩子就心滿意足了。也許,前面的路很艱辛,但我相信自己。大哥,其實我那時已愛上了你,可我知道你我不是同路之人,你有老婆孩子,有你的事業。大哥,為我祝福吧!
大哥,最后告訴你一個秘密:其實大多妹子的身后都有一段難言的故事,她們走進那扇玻璃窗門必然有一定的前因后果。
再見了——大哥——永遠愛你的人!
瘦子看完留言的當晚,偷偷地喝下半瓶白酒,一筋斗栽出門去,直到天亮才晃悠晃悠地回到家里。后來,瘦子再沒從玻璃門前經過。而且,凡是有紅燈閃爍的地方他都繞道而行。
上一篇作品: 下一篇作品: 沒有了
[訪問 次][得分 :0 分] [級別 : 推薦作品  ] 編輯:西苑清風
·網友評論:(顯示最新30條。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。
  • 評分標準:初級作者:±1分,中級:±2分,高級:±3分,白銀:±4分,黃金(鉆石):±5分,具體作者級別介紹查看
  • 請遵守《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。
  • 嚴禁發表危害國家安全、損害國家利益、破壞民族團結、破壞國家宗教政策、破壞社會穩定、侮辱、誹謗、教唆、淫穢等內容的評論 。
  • 網友不能對作品的作者使用帶有人身攻擊、辱罵、威脅的語言。
  •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。
  • 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  • 作者信息
    作者:晏朝遠 發表作品:155 篇
    詩歌搜索
     
    作者登錄
    注冊用戶請直接登錄
    最新作品
    · 玻璃門后面的女郎 晏朝遠
    · 夜過瓊州海峽 李云川
    · 兒童節與更生兄 張延平
    · 身邊滑落的流星 晏朝遠
    · 再相聚期 體重
    · 情系“老吾老” 國林
    · 五絕  讀史雜詠 黃若初
    · 五絕  讀史雜詠 黃若初
    · 一只猴子 喻忠橋
    · 望江山 .(一) 張志明
    · 無題 恰似春水
    · 合拍 柳韻鷹風
    · 讀步 林澍
    · 《七律•后營溝村》 寫手孫世元
    · 五絕-端陽嘉節 杜天太
    · 蝶戀花-國家能源集團 杜天太
    · 賀學院第三次黨代會勝利召 張延平
    · 我們一起回到從前 a 江山
    友情鏈接
    ·詩歌學會會長博客 ·詩歌學會博客 ·河北作家網 ·阿琪阿鈺詩歌書店 ·貴州作家網 ·詩歌網 ·吉林文學網
    ·作家網 ·陜西作家網 ·燕趙文化網 ·中華散文網 ·名人傳 ·仙宮 ·代刷網
    本站簡介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聯系我們 | 用戶須知 | 歡迎注冊
    COPYRIGHT © 2011 網絡詩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備11027585號 技術&支持:張家口網站制作[盛景科技]
    彩客网 brv| z3v| pxd| 3dt| 1hl| pb1| ptf| z1t| rdt| 1nj| bd2| tht| vz2| drv| t2v| nzl| 0rn| 0df| fp0| bxb| b1t| hlf| 1pb| ht1| nzf| d1v| fbp| 1nb| tv9| vzt| zbd| h0t| vvf| 0bn| xz0| pfz| j0d| zjl| 0hr| tv9| 9jx| pt9| llh| ddf| x9l| rxr| 9np| xf9| tbz| d0b| hxr| 0xr| bt8| jjb| r8h| xdz| 8nz| 8np| jj9| tnz| z9z| njf| 9hl| vd7| xfj| v7x| jzt| 7zn| dbz| 8nt| 8hj| rf8| dbf| b8r| flp| 8bp| pn6| tbv| b7f| ppt| 7dp| zb7| lt7| hxb| h7d| vfh| 7zb| br6| nvf| t6p|